my’blog

9初涉风月(13/101)

这一顿饭的档次是卓越有生以来所吃过最高的,四星级的酒店,龙虾、鲍鱼、红酒、燕窝,平时只听过没吃过的几乎都尝到了。最便宜的一道菜,都几乎抵得上卓越最潦倒时一个月的工资。席上觥筹交错、被敬酒最多的是卓越,因为他的英明指挥,大家才能一次赚那么多钱。郑同文在席间也多次赞誉卓越,甚至为他当初的指责公开道歉,弄得卓越都不好意思了,心中尚余的一点怨恨不知不觉间消除了。卓越品尝着红酒,有如品尝着成功的滋味。同样是人生,只短短10天之隔,但活得却是天渊之别。酒足饭饱后,郑同文拍拍手说:“诸位,这一顿饭是董事长对大家的心意。接下来,该是由我来安排一下饭后的余兴节目了。”“女士们,这是酒店美容部的免费招待券,可以做全套的香薰美容;男士们嘛,另有安排健身活动。”郑同文的笑容中隐藏着一丝暧昧。“你们男的,肯定是没有好事!”丽丽狡黠地笑着,带领着珠珠、小青几个女孩先走了。“来,男士们,你们辛苦了,我们去放松放松。”郑同文在前面带头,大家跟前往前走。一行人来到酒店的上一层,一出电门就看到几个年青貌美、打扮入时的女子站在门口,墙上有镀金的大字“桑拿部”。志伟、老刘等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,彼此挤眉弄眼了,卓越都搞不懂他们是什么意思。“老板,欢迎光临。”几个女孩子簇拥着他们进到里面。在大厅里下坐下,“妈咪”就马上过来打招呼了:“死鬼,怎么这久不来光顾,我这里来了一批新小姐,再不来你就要后悔了。”妈咪抓着郑同文的手,身体几乎贴在他身上,着样子他们很熟络。郑同文尴尬干咳一声,稍稍地推开她说:“最近忙嘛,这些都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,今晚你要安排好,要好好慰劳他们。”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,就看你这些干将是否那么能‘干’?”妈咪笑着答应了,转身走到里间里。过了一会走势图分析,就带着十几个女孩子鱼贯而出走势图分析,在众人面前一字排开。这些女孩打扮各异走势图分析,但无一不是年轻妖艳、衣穿性感。卓越何时见过这种阵仗,心中暗暗想:“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‘那种地方’。”他几乎就想马上离开,但是一方面大家都兴致勃勃的,不好扫兴;另一方面,他也好奇心起,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回事。妈咪自负地笑着说:“怎么样,郑老板,全部都是新鲜的货色哩,年纪最大的都不过二十岁。”郑同文一挥手,说:“兄弟们,不要客气,喜欢那个就挑那个,今晚全部消费算我的。”志伟一马当先、老刘、小王都不肯落后,各自挑了一个女孩进房去了。卓越却坐着没动,一方面他根本不懂这里的“规矩”,另一方面,把女孩子当得货品一样挑选,让他心里觉得很是不习惯。“怎么样?没有看上眼的。”郑同文关心地问卓越。卓越脸红红地说:“我随便,谁都无所谓。”郑同文转身对着妈咪脸色一沉说:“妈咪,你没把我当回事是不是?就拿这些货色糊弄我兄弟。我告诉你,要是今天晚上你不能让我的兄弟开心,你也以后也不要在这里混了。”卓越吓了一跳,没想到郑同文会冲着妈咪发火。他正想解释一下,妈咪马上就说了:“对不起,郑老板,我们还有一个最好的,不过刚刚在坐台,我现在看看她坐完没有。”妈咪忙不迭地走了。过了一会,妈咪就领着一个小巧的女孩子进来了。她个子不是很高,大概不到1米6,穿着也不性感,一套白色的运动服,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,一出来就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卓越定睛一看,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,乌黑的长发、雪白的肌肤、有如一泓秋水般明净的大眼睛,看起来年纪大概不过十七、八岁。17岁的女孩子本应是最清纯的年龄,但却已经处身在最污秽地方。郑同文看着卓越神不守舍的样子,得意地笑着说:“怎么样, 广西快3走势图这个满意了吧。”卓越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 广西快3开奖网女孩走到卓越面前轻轻地说:“老板, 广西快3开奖网站请跟我来吧。”女孩把卓越带到房间里,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自己在床边坐下,用一种麻木的语气说:“你先冲个凉吧。”卓越连忙说:“不用了,我不是要干什么,只要按摩一下就好了。”女孩一愣,说:“这里是包钟的,无论干什么也是一样算钱的。”卓越苦笑着解释说:“不好意思,我原先不知道来这里的,我是陪他们来的。”“哦,”女孩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惊讶,“那就躺在这里吧。”她指一指床。卓越顺从地在床上躺下,却仿佛是躺在了肉案上一样,有种任人宰割的感觉。女孩先帮他按了一下头,再按他的手,忽然笑着说:“你的身体绷这么紧干什么?怕我吃了你。”卓越苦笑一下说:“对不起,我没来过这种地方,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请多指教。”女孩吃吃地笑起来:“好啊,你放松一点,但手不要乱动,不然我没办法帮你按了。”卓越看着她的笑脸,忽然有一种冰雪融化、春暖花开的感觉,比起刚才冷冰冰的她好看多了。“闭上眼,不许看!”女孩发现卓越在看她,就下令说。卓越真的老老实实地把眼睛闭上了,全身放松地接受按摩,房间里一下子静起来。过了半晌,卓越忽然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叫阿霜。”女孩说。“阿霜,好听的名字,冰霜美人,象你一样。”卓越赞叹说,然后自我介绍:“我叫卓越。”“哦,倒很少客人会介绍自己的名字。”阿霜说。“为什么?”卓越不解。“你们不怕我知道你们的名字后,找到你们的单位、或者你们的老婆吗?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偏是胆小,又要偷偷摸摸地出来鬼混。”阿霜不屑地说。“呵呵,我倒不怕。”卓越笑着说:“我还没有老婆。”“那就是说你会偷偷摸摸地出来鬼混喽?”阿霜拧了一下卓越的耳朵。“啊哟!”卓越突然想起了华衣,华衣曾经也是这样拧着他的耳朵。女孩按完了他的手,整个人坐在他的腰上,走势图分析双手倒了一些香薰油,扯开他上身的衣服,滑嫩的双手在他身上轻轻地摩擦着,卓越感觉到身上开始出现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反应。卓越闻到一股幽幽的香味在渐渐靠近,他悄悄地睁开眼,发现阿霜的身体靠得他很近,从她衣服的领子里几乎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一切。女孩竟然没有穿内衣!一双丰满而坚挺的乳房在他眼前摇晃,连那粉红乳晕上细小的颗粒都看得一清二楚!一刹那间,卓越突然迸发起一股强烈的冲动,双手几乎忍不住要往那一双大自然的完美珍品抓上去。“想摸的话,你就摸吧。”阿霜轻轻地说,她已经发现卓越睁开了眼睛。“想摸的话,你就摸吧。”阿霜那漫不经心的话几乎让卓越的理智崩溃了,他艰难地压制着那已经燃点起来的欲火,坦率地说:“你长得那么漂亮,不想摸你是骗人的。但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。”“哦,那你女朋友真的是有福气。”阿霜的语气中仿佛带着一点失望。“她一定很漂亮。”“是很漂亮,她叫华衣。”卓越一提起华衣,心中的邪念就马上平息了。“华衣,华丽的衣裳,”阿霜喃喃地说:“那她一定很会穿衣服。”“那当然,”卓越笑着说:“她穿的衣服都贵的要命。”“那一定是你买给她的喽,你这么有钱啊?”阿霜一说完,就感觉到手下的卓越浑身都僵硬了,女性的敏感让她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。阿霜的话戳中了卓越心底最隐秘的地方——以卓越以前的收入,根本没有能力买那些名牌服装。那么华衣那一衣橱的衣服是谁买的呢?这个问题,其实早已存在于卓越的心里,只是他自己刻意地不让自己去想。卓越想了好久,终于说:“不是。”“是别人帮她买的吗?”阿霜明知道卓越会不高兴,但却笑起来。不知何故,卓越越是为华衣痛苦,她反而感觉到开心。“别问了,好吗?”卓越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地说。阿霜反而愣住了,呐呐地说:“对不起,我太多嘴了。”“没关系,跟你聊一下,就开心多了。”卓越反而安慰她。“其实你的说话的声音很好听,特温柔,你应该可以迷倒很多女孩子的。”阿霜半真半假地说。“是吗?”卓越哑然失笑,“我只要迷倒一个就可以了,可惜偏偏对她无效。”华衣的若即若离、捉摸不定让他烦透了心,也许正是这种无法掌握的女人,才会让他恋恋不舍吧。“那是她的损失。”阿霜用肯定的语气说,双手加重了按摩的力量,仿佛要把卓越揪住。两个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,阿霜问:“要不要加钟?”卓越摇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阿霜说:“好吧。”语气中毫不掩饰地带着一点失望。她把卓越扶起来,送着卓越回到大厅。然后说一声“谢谢老板,欢迎下次再来!”,转身回到里面去了。郑他们已经坐在那里了,一个个满面春风的样子。卓越到他们身边一坐下,郑同文就笑着问:“怎么样,玩得还开心吧?”“挺好,挺好,谢谢郑总的关照!”卓越笑着虚与应付。“好小子,不赖嘛?”志伟用手肘撞了卓越一下,说:“居然搞足两个钟才出来,我看你平时老老实实的,没想到对女孩很有一手嘛。我看你那个妞,走的时候还一直在看你,很依依不舍的样子。”卓越苦笑一下,在志伟的耳边小声地说:“我刚才什么都没做。”“没搞错吧!”志伟的眼睛瞪得比灯炮还大,说:“你的妞可是最漂亮的哩,早知道让给我嘛。”“我跟你不一样,你是单身寡人,风流没关系;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不能做出对不起华衣的事。”卓越认真地说。“我都快要给你立贞节牌坊了,男人之中就数你最呆。”志伟哭笑不得地说。他们两个的的声音虽小,但还是隐约地传到了郑同文的耳中去了,他们没有留意到郑同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乌云密布。当卓越回到他的公寓楼前,已经是深夜了,抬头看到房间的灯亮着,华衣已经回来了。以前都是华衣很晚才回来,卓越在家等她。今天自己是第一次夜归,却是因为“流连风月”去了。“就说公司活动,卡拉ok去了。”卓越一边上楼,一边在想如何向华衣解释。忽然他心念一动:以往华衣夜归时所说的理由,是真的吗?她会不会也象自己现在一样,事先想好了谎言。卓越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,怕吵醒华衣了。华衣在一床上一翻身,看着他不悦地说:“这么晚才回来啊?”卓越坐到床边,吻了她一下,说:“还没有睡着啊?”“一个人睡不着,你怎么这么晚啊?”华衣娇嗔着说。“公司有活动所以晚了点。”卓越怀着歉意说,他没有把今天赚了45万提成的事说出来,他是想等赚够一百万后,再给诉华衣,给她一个惊喜。“那就早点睡吧,我困了。”华衣打一个呵欠,闭上了眼睛。卓越洗完澡,躺在床上,华衣就象抱一个布娃娃般抱着他,睡得好香。华衣没有追问他今晚干了些什么,卓越反而觉得好象缺了点什么。以前华衣夜归时,他是牵肠挂肚的,但看华衣的样子,好象他今天晚上不回来也无所谓似的。“华衣,”他轻轻地推了一下华衣。“干嘛?”华衣迷迷糊糊地说。“你怎么不问我今晚干嘛去了?”“赫,”华衣笑了:“你们男人还能干什么好事,肯定是喝酒泡妞、洗头按摩什么的。”“那你是无所谓了。”卓越试探地问。“你有你的自由,我管得着吗?”华衣随口说。“原来如此,那我就放心了,”卓越不禁感到深深的失望,负气地说:“今晚我真的去了按摩。”“什么?”华衣吃惊地睁开眼,望着他。“我说我今晚去按摩了,”卓越故作潇洒地说:“反正你我都有自由,以后你有的节目、我有我的精彩,我们互不干涉。”“好啊!”华衣一把推开他,转身把背对着他。卓越沉默了好久,终于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今晚确实是去按摩去了,但只是纯粹按摩,任何不道德的事我也没有做。”说完他也转过身去,两人项背相向。他对华衣如此的重视,但却不能获得华衣对他同样的重视,这令他感到非常的失望。华衣没有答话,装着睡着了,但在黑暗中她的眼睛仍然睁开着,眼神中充满了矛盾。

昨天一位男朋友说,自己买了个飞机杯不好用,感觉入口太小,放不进去!里面太紧了,夹得他不舒服!

,,广西11选5投注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12:54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